无障碍浏览
微信
微博

鸣山乡宝湾自然村举办首届民俗文化节

时间:  2018-02-09 来源:   编辑:   程年平


  都昌县鸣山乡有个风景独好的村庄,这里世代居住着“天下第一家”陈姓世家的后人--宝湾村。


  2月7日,石峰宝湾村进行了史上最大规模的聚会,全村嫁出去的姑姐们都带着爱人和孩子们回娘家,一千多人欢聚一堂,场面壮观、热闹非凡、洋溢着浓厚的节日气氛。很多老人相见手拉手,热泪盈眶,互相问候,许久未见的她们都为家乡的喜人景象高兴、赞叹!


图三 在外地工作回来的相亲们开心地看着村里的变化

 【名俗文化节一】迎祖人像、拜祖宗,宝湾村沸腾了。
  宝湾村姓陈,属义门陈,始祖满公,公元前1067年时,周武王伐纣克商而建立周朝,将元女太姬许配给满公为妻,封于陈国,奉瞬帝之命,以国为姓,又传四十三世至颖川派始祖陈实,再传二十七世至阔公,字伯宣,其父壌公仕唐太保后避难迁福建泉州仙游县(今莆田县)。宣访好友马璁来江州庐山,定居于圣治峰下龙潭涡,是江州肇基始祖。其孙旺公是唐德宗贞元十三年丁丑(公元797年)科进士,814年知德安,821年牧江州,于唐文宗太和6年壬子(832年)迁德安县太和乡常乐里永清村。公孝义治家,世代相传,历330余年,聚3900余人,十五代同居共饮,创造了“天下第一家”。宋仁宗天圣四年(1062年)奉旨迁至全国72州郡144县立334庄。都昌始祖继铭公乃旺公十世孙,于1063年始迁豫章,后复迁都昌南桥,是都昌陈姓第一始祖。迁后枝繁叶茂,至此已分成18庄,后又有不少宗亲迁至省外,历时3000余年,传127世,全球共8000万余人是中华民族的第五大姓氏。继铭公21世孙鸾公迁至宝湾村,鸾公字日和生于正统元年丙辰又六月十三日巳时殁于正德十一年。宝湾自清顺治建村至今三百六十年,民风淳朴,勤劳尚学,人才辈出。


图四   村民们迎祖人像


图五   村民们接祠堂新牌匾

 【名俗文化节二】 锦鲤景观鱼放养仪式。
  第一书记王志群讲话并开箱放鱼,共投放锦鲤近万尾,青圹水清红鲤跃,两岸村民凭栏观。有谁见过鱼游树,有谁见过鱼跃天。此景只应梦中有,实景就在陈宝湾。红红的灯笼照绿树,太阳能路灯通宵明。


图六  正在喜庆的放生锦鲤鱼


  池水清澈,山、树、竹、亭倒影在水面,更添趣味和美感。这不是普通的养而是全村一起捐钱买鱼苗,不管钱多钱少,每个人都出点力尽点心。同时,每家每户有喜事的时候少放一封鞭炮,多养几条小鱼,这样共养共护,更有意义。可喜的是,很多外嫁的姑姐们都踊跃参加,热情相当之高。这个池塘现在美得一趟糊涂。一幅野趣十足的迷人景象马上呈现在眼前:
  人在廊上走,
  鸟在林间闹;
  鱼在枝上游,
  花在水中笑。

  【名俗文化节三】文艺表演添喜庆,古村新风看腾飞。
  宝湾村人杰地灵,从古至今,人才辈出。历史上有陈功旺,授六品,还出了很多秀才。近现代也涌现了一大批优秀人才:江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西工艺美术协会会员、都昌县美协顾问陈细送、九江市农业局财政科科长陈瑜、都昌县经贸委副主任陈则忠、极有经济头脑在九江创业成功的陈小华、浙江农林大学工程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现任浙江农林大学工业设计学科负责人,国家大院名校驻丽水技术转移中心主任,龙泉市人民政府市长助理陈思宇、现代商业楷模,心系家乡发展的陈强、江西省美术家协会员陈群芳、江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陈丁丁等还有受前辈感召发奋读书的学子们等,他们都是宝湾村耀眼的明星。
  村民们踊跃参加文艺表演,展现自己的才华,表达内心的喜悦。


图七 县文化局驻石峰村第一书记王志群书记参与摸奖


图八  鸣山乡政府干部徐贵珍演唱《青藏高原》和《乡亲们》送予村民


图九  宝湾村陈欣鹏和陈欣宇双胞胎兄弟表演滑轮


图十  在九江锋速舞蹈艺术学校任教的宝湾村陈金京老师为乡亲们表演舞蹈

精彩的传说和未解之谜
  清顺治年间始祖陈宝宇来到此地,发现此处山环水绕,林茂草丰,觉得是一方灵秀之地,在这里定居必然安居乐业。于是就在一个背靠湾山,面临湾水,由靑山与活形成的一个东西包的水括符的中心奠基建村,取村名为陈宝湾。自开基至今已三百多年,这三百多年里,陈宝湾从弱到强,从盛转衰,自败变兴,今天全村人口二百二十二人,其中包括在杭州、上海、宁波、九江丶景德镇、湖口、都昌县城定居的在内。这兴衰变化着的村史是系着一串串故事形成的。
  1,挖塘腌鳅。建村后先人决定再请风水先生测鉴一下整个发展规划,风水先生左看右瞧,登山探水,圈圈点点劳累了几天,心里觉得招待不满意,末了提出,应该在村前挖一口池塘,于是乎请来很多人动手开挖,一直挖掘了很久,一天挖出了一个活泉,泉水里鱼鳅不断涌出,地仙叫村人扛来石灰倒入泉眼,不久,泉枯鳅死,只剩一条尙活着的鳅还瞎了一只眼。后来我们村历史上出过一个非常厉害的人,可惜是个独眼龙。
  2、龙脉骆驼山。我们村背后的一座独立的海拔大约百米的东西走向的骆驼山,横卧在村的西北面,既挡住了冬天北面的阴冷风,又挡住了夏天的烈日,是我们村的龙脉。山的西北面是大片的耕地,当时一是为了劳作方便,二是为了引清塘之水抗旱,老人们决定在山腰挖一条沟通向山北。当挖到10米深处,一石缝层中流出一股红色的液体--“血泉”后,才收工作罢。有老人说这是骆驼被挖得流血,伤了村里的龙脉,因为这沟与南山对流,冬天一股来自北方的阴风直扑村中,这样一来我们村兴盛繁衍之势开始败落。
  3、霍乱之灾。清末民初,陈宝湾的分支阳斯畈遭遇一场灭顶之灾,近百人不到一个月只剩一家三口逃得快才得于幸免,其余全部死于这场瘟疫灾难。开始有人拉稀腹泻,慢慢二人三人,越来越多的人都感染了,在那年代,医疗救治落后根本毫无办法,一场瘟疫肆虐,一个个倒下,没倒下的人埋倒下的,门板鼓壁为棺,不到一个月只剩下一片废墟和阴森!幸好阳斯畈离宝湾村有一段距离,否则也难逃此劫,所以说,宝湾是一个福地!!!(徐贵珍   图片摄影/付斌)

为陈宝湾写诗

陈宝湾里
 作者:徐贵珍
曾经
你不认识我
我不知晓你
脱贫攻坚
让我走进你
从此
我发现其实你很美丽
干群齐力为你梳洗
掸去了“贫穷”的尘疾
穿上了秀美的新衣
现在
在家的儿女
更加爱你护你
在外的儿女
将来
“义门”陈家风再传千里万里
激励无数中华儿女
共感你的活力和魅力
同创新时代陈宝湾里